當前位置:??首頁?>?廉政文化

稷山金末耿直名諫陳正叔
來源:運城晚報 時間:2020-03-17 09:25:43

陳規,字正叔,籍山西稷山琬康鄉(今翟店鎮)小寧村,五世祖由太平(今襄汾縣)避亂到稷山,遂為絳州稷山人。生前曾任金章宗、衛紹王、宣宗和哀宗四朝之官吏,擔任過監察御史、刑部郎中、右補闕、右司諫等職,并被封為中議大夫,勛上輕車都尉、爵潁川郡開國伯。晚年因直諫被貶為中京副留守兼河南府副事,未到任,于正大六年(1229)五月三日病逝于開封杞縣圉城鎮寓所,享年59歲。元憲宗六年(1256),由其女志寧親扶遺柩歸葬于稷山琬康鄉小寧村祖塋之側。兩年后,由其婿——正大七年進士,被禮部尚書趙秉文(閑閑公)譽為“二妙”之一的段成己,親筆撰寫墓表,行歷官壽,揭于墓前。

陳規幼聰敏,學業卓著。據墓表所載,“幼童稚不與余兒群,始知讀書,月開日益,不煩戒飭。鄉先生崔邦憲,教以課試法,無幾何時,進業出諸生右。”稍長,從學于田彥實門下。田彥實以藝學聞天下,識公為遠器,征登于門,俾誨其子,年二十有四,登明昌五年進士第。

陳規任監察御史和右司諫后,“以諍引為己任,天下事有可言者,勇不為身計,排斥權幸,章奏無虛。”從《金史·陳規傳》和墓表來看,他的諫奏有以下三個特點。

有失輒諫

陳規從貞佑三年居監察御史到正大元年居右司諫,在臺諫任職前后不足七年(中間有幾年被貶職或革職),忠于職守,朝廷有失,隨時則諫。他的諫稿因戰亂所存無幾。據史書記載,先后章奏14次,計28項內容。如貞佑四年他連續向宣宗上書三事:一是在黃河大陽、孟津等渡口設官閱視,準許糧食等物資由河南運往河北,解決河北糧食缺乏、人心不安的問題;二是放免由節度副使紇石烈鶴壽等因鎮壓河北紅襖起義軍時,被驅為奴隸的老百姓,使他們恢復人身自由,安心生產;三是黃河以北沿河州縣設置的宣差從宜,此輩多系無賴,只知吃喝玩樂,虐害百姓,遇敵怯懦,應于罷免。

正大二年正月,陳規又連奏五事:一請求尚書省提控樞密院,追查大定、明昌敗軍失地事故;二精簡近衛軍;三淘汰冗軍,取消行樞密院帥府;四遴選大臣為宣撫使,招募流亡人員以充實邊防;五選官置所議一切省減。

正大五年二月,與右拾遺李大節諫奏三事:一是將帥出兵每每受到朝廷近臣的干涉和牽制,不利于打仗;二是近臣送宣傳旨,接收賄賂,應于禁絕;三是罪同罰異,不利于用人。

陳規所上的奏諫,均是針對當時朝廷所存在的問題而提出的,有的為朝廷所采納,有的則未予實施。為拯救社稷于危難,力主改革國家弊政,達到富國強兵,他置個人安危于度外,頻頻上章言事。這在臺諫不為朝廷所重視的金朝末期更是難能可貴。

劾無所避

陳規痛恨刀筆吏殘害百姓,擾亂朝綱,敗壞風俗。他曾多次劾奏丞相高琪秉政的過失。貞佑三年,上章彈劾平章參知政事侯摯僥幸獲得不應有的權位,在其位而不謀其政,無所作為。奏請宣宗特賜省察,量其才而用,以免誤國。不久,又上言彈劾警巡使馮祥,不學無術,專以苛刻督責為事,并且還受到重用,這樣勢必會助長殘虐之風。宣宗表揚他“卿知臣子之分,敢言如此,朕甚嘉之。”遂罷免了馮祥的官。正大四年三月,在朝中議事,陳規堅持反對撒合輦用兵陜西的主張;按著又與李大節劾奏撒合輦諂妄、招權納賄的腐敗行為,撒合輦被降職為中京留守,朝野稱快。

據墓表稱,皇帝近侍有二張一李,均是僥幸獲寵,擾亂朝綱,人們都不敢指責。陳規不畏權勢,反復奏其罪狀,朝廷給予降職;但不久,又讓其官復原職。陳規又上言朝廷:國家衰弱危急,而奸臣還在皇帝身邊,社稷復興希望何在?聽者為之懼怕而縮頸,陳規卻無所顧忌。

由于陳規直言敢諫,時時以國計民生為重,在朝中威望很高,連皇帝也有所懼怕他。宣宗初登基,想讓文繡署王壽孫給自己做大紅半身繡衣,怕陳規反對,幾次叮嚀勿讓他知道,并對壽孫說:“陳規若知,必以華飾諫我,我實畏其言。”后來,哀宗皇帝繼位,凡宮中舉事,必曰:“恐陳規有言。”朝中近待大臣們也切切私議:“惟畏陳正叔耳,挺然一時直士也。”墓表中說:“南渡后,儒風日人頹靡,狂生怪士竟以口舌取重一時,以閑閑公之宿德猶被侵侮,至言及公,不敢有異議,而以巨人魁士目之。”《金史》稱贊他:“所言皆切中時弊,有古諍臣之風焉。”“諫官稱許古、陳規,而正叔不以訐直自名,尤見重云。”

條理纖細

在陳公墓表中,曾引用了禮部尚書趙秉文的一段評語:“正叔與人語,恂恂如不能出眾口,乃論事人主前,辨別條理纖細無不盡,可謂仁者之勇、君子之剛。”陳規的諫奏均體現了這個特點。特別是貞佑四年七月,他身居監察御史,給宣宗皇帝全面而系統、條理而纖細地闡述了八條挽救國家、復興社稷的治國策,這就是全文載于《金史》的《條陳八事疏》。摘其要如下:

一曰責大臣以身任安危。陳規沉痛地分析了國家危急形勢,一針見血指出其原因是樞府、尚書省職責不清,宰相大臣“只親其細而不圖其大”所致。他乞請宣宗迅速做出睿斷:“軍伍器械、常程文牘由樞府專行;戰守大計、征討密謀皆須省院同議。”讓大臣悉知自己職責,恪盡職守,國家才有希望。

二曰任臺諫以廣耳目。朝中有政事大臣,有議論大臣,二者不可偏廢。列舉了昔日唐文皇時,朝中議事皆讓諫官參加、有失輒諫的做法。指出本朝不重視諫官、御史,臺諫形同虛設。他懇請宣宗遴選學識淵博、通曉世務、骨鯁敢言者任臺諫。凡朝中大事皆令預議,不許兼職及充省部委差。對于茍且畏懼、徇私不諫者,予以罷免。

三曰崇節儉以答天意。陳規尖銳指出,本朝在國勢危急情況下依然奢侈相尚的不正風氣。請求宣宗以衛文公、漢文帝為榜樣,躬行儉約,罷冗員,減浮費,戒豪侈,這樣才能使天下富庶,四海咸服,皇天悔禍,社稷太平。

四曰選守令以結民心。只有選拔好的州府官和縣令,才能解決本朝“倉廩懸乏”“用度不足”的困難,才能“實惠其民”。州府官由尚書省選拔廉潔無私、有才能的人擔任;縣令由六品或七品以上官吏各推薦一名。如果縣令貪贓枉法,推薦者并罰。另外,對州府官和縣令進行檢察監督,對不守法、不司職者治罪,這樣才能穩定民心。

五曰博謀臣以定大計。由于過去決策失誤,以致造成從河北遷往河南隨軍戶口百余萬人,奉養困難,朝廷負擔很重,難于籌劃。他列舉了歷史上一些有作為的皇帝,每進行一件大事時,總是反復斟酌,廣泛聽取意見,然后定奪。乞求朝廷以后凡大事必須讓省院、臺諫以及五品以上官吏同議,避免決策錯誤。

六曰重官賞以勸有功。他陳述了宣宗朝“官賞冗濫”“恩權太輕”的事例,這樣不利于對在戰場上披堅執銳、出生入死者的激勵。陳規諫奏皇圣重惜將來,不要把“恩權”作為尋常工具,更不要把“官賞”為僥幸所利用。官階遷升不宜太驟,恩權不能失之過輕。

七曰選將帥以明軍法。北兵入境,連連敗軍失地,其原因不是士兵單弱守備不嚴,而是將帥怯懦。他們多系權貴、膏粱、親故子弟,不知用兵之道。另外,軍官過多“十羊九牧,號令不一”。陳規奏請宣宗擇大臣精選通曉軍事、方略優長、武勇出眾的人擔當軍官,將帥要少而精,對他們進行軍法教育,如有違紀者必須嚴懲。這樣士氣才能日振,無往不勝。

八曰練士卒以振兵威。陳規引用了周世宗和魏征精辟論述:“兵貴精而不貴多。”總結了歷史上打敗仗者的教訓,不是因為兵少,而是因為兵不精。他勸宣宗仿效唐文皇將士卒分為上中下三類,臨陣視敵方強弱,而分別派遣用兵,這樣才能立于不敗之地。

陳規的《條陳八事疏》,是一套完整的治國、治軍、治政方略,但可惜不為朝廷所用。宣宗看了之后,很不高興。認為他所陳述多不妥當,對條陳疏中言辭不識忌諱,反感惱怒,尤其對開始所說“放歸山林”更不滿意。責令尚書省詰問,讓御史臺傳諭,雖未予加罪,但被降職為徐州帥府經歷官。哀宗繼位后,又復召為右司諫,終因直諫而不為朝廷所容,再度被貶職。陳規在中都病逝后,消息傳到京師,朝野賢士大夫哭泣相吊:“哲人亡矣!”金在危急存亡之秋,渾源劉從益看到陳規所上的《條陳八事疏》,頗有感慨地說:“宰相才也。”每與人談及金的滅亡,則憤惋地說:“蓋傷其言不行也!”

陳規博學能文,詩也有律度,為人剛毅質實,有古人風,篤于學問,至老不廢。晚年喜為詩,常與趙閑閑公、雷希顏唱酬,著有《律身日錄》,可惜著述多已散失。元好問編輯的《中州集》,錄其《送雷御史希顏罷官南歸過驪山》詩兩首。

陳規一生嚴以律己,清正廉潔。在朝內外為官35年,先后晉升了16個官階,累至中議大夫、勛上輕車都尉、爵潁川郡開國伯、邑食七百戶。死之日“廩無見糧,褚無長物,無田以為歸,無宅以為居”家無一金,知友為其而葬。

陳規的名字和他的事跡被載入了元朝脫脫主編的《金史》中,受到世人的贊許,成為歷代為官者的楷模。鄭祥林

 

 


[關閉本頁]
香港六合彩九龙老牌资料图库